馬來穆斯林同志的難題 訪泰南同運組織BKC














Buku Classroom ในสื่่อไต้หวัน

(Read the article in Mandarin, please scroll down)

วันที่ 9 พ.ย. 58 ที่ผ่านมา สื่อหนังสือพิมพ์ออนไลน์ในประเทศไต้หวัน ได้รายงานข่าวเกี่ยวกับกิจกรรมและการทำงานของห้องเรียนเพศวิถีและสิทธิมนุษยชน ร้านหนังสือบูคู หรือ Buku Classroom รวมถึงสภาพปัญหาของผู้มีความหลากหลายทางเพศในพื้นที่สามจังหวัดชายแดนใต้ของไทย ในบทความที่ชื่อ

馬來穆斯林同志的難題 
訪泰南同運組織BKC

อันเนื่องจากการที่ทีม Buku Classroom ได้ให้สัมภาษณ์กับผู้สื่อข่าว ครั้งที่ไปเข้าร่วมประชุม ILGA Asia Conference 2015 ณ กรุงไทเป ประเทศไต้หวันเมื่อปลายเดือนตุลาคมที่ผ่านมาค่ะ

ดูรายละเอียดของข่าว (ภาษาจีนแมนดาริน) ได้ที่ link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83858


ภาพจากเว็บไซต์



-----Read article-----

馬來穆斯林同志的難題 
訪泰南同運組織BKC

2015/11/09苦勞報導想像不家庭陳逸婷苦勞網記者「Buku Books & More」內部一景(圖片來源:Buku Books & More)「Buku Books & More」內部一景(圖片來源:Buku Books & More)

剛結束不久的國際同志聯合會亞洲區域雙年會(ILGA ASIA)上,來自泰國的Anticha Sangchai和 Daranee Thongsiri一同出席參加會議,Anticha在會議上發表了關於兩人共同創建,關注性別、性慾特質和人權議題的非營利組織:Buku’s Gender, Sexuality and Human Rights Classroom(簡稱BKC),以及這個組織在泰國南部北大年府(Pattani province)如何透過焦點團體以及工作坊形式來與當地的馬來穆斯林LGBTI族群互動,Anticha與Daranee是公開出櫃的女同志「Buku Books & More」一景(圖片來源:Buku Books & More)「Buku Books & More」一景(圖片來源:Buku Books & More)伴侶,深耕LGBTI以及性傾向、性別認同與表達(SOGIE)和人權議題,同時他們以學者與行動者的身份在「Buku Books & More」這間獨立書店中進行相關的教育活動。會後,兩人接受苦勞網記者的採訪,分享他們在泰南的所見所聞以及組織的運作經驗。 
先說說「Buku Books & More」這間獨立書店,Buku是馬來語發音,意指「圖書」,2011年,Anticha被通知要遠赴位於北大年的一間大學教書,Daranee決定跟著Anticha一起往南走,起初兩人想開書店的原因很單純,兩人都很喜歡看書,而Daranee曾經有書店的工作經驗,加上北大年當地沒有獨立書店,於是,兩個人就找了一個小空間開始販售一些書籍,Anticha說,起初並沒有直接發展成組織工作的空間,而單純就是提供喝咖啡吃點心的空間,並且販賣書籍,就這樣過了一年,這一年中,他們跟當地居民「交朋友」並且「建立信任關係」,Anticha說,這一年的工作內容實際上是相當重要的,與當地人建立關係之後,後續才能夠在書店中進行推廣議題的組織工作。
北大年國:曾經的伊斯蘭王國 
位於馬來半島的泰國南部,與泰國北部具有相當不同的文化、歷史、信仰。(圖片來源:Google map)位於馬來半島的泰國南部,與泰國北部具有相當不同的文化、歷史、信仰。(圖片來源:Google map)北大年位於馬來半島的泰國南部,南接馬來西亞,過去受到阿拉伯人貿易以及傳教的影響,居民信奉伊斯蘭教,並成立一個獨立的伊斯蘭國家:北大年國(The Kingdom of Patani),後被暹羅征服,並每年向暹羅進貢,直至1909年,泰國政府與英國簽訂《英暹曼谷條約》後,泰政府取得了對北大年國的統治權。
此後,包含北大年、惹拉、陶公、沙敦的數個地區就被納入泰政府的國家版圖中,而這些地區中,具有相同歷泰國南部地區:北大年府、惹拉府、陶公、沙敦。(圖片來源:Google map)泰國南部地區:北大年府、惹拉府、陶公、沙敦。(圖片來源:Google map)史、文化、語言與宗教的馬來人也因此被迫分開。在泰南的馬來穆斯林佔全泰國穆斯林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在這之後便一直生活在泰國政府的支配之下,初期以中央法律取代了伊斯蘭律法,要求所有孩童進入泰國中央政府的學校受教,學習泰語而非馬來語,1930到19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泰國在日本脅迫下,加入軸心國對抗同盟國,在日本的扶植下,當時的泰國政府「大泰族人主義」野心膨脹,推出一系列稱為「文化建國政策」的強制性民族同化政策,嚴重傷害了泰南地區馬來穆斯林的民族自尊心,政策方向加上戰爭動亂,泰南的馬來穆斯林迅速累積不滿情緒,引發了分離主義運動,目的是想取回制度的自治權,60年代末,由馬來穆斯林組成的革命組織開始活躍於泰國南部,反對泰國政府對泰南地區進行的資源濫用以及各項歧視政策。
國家之間的利益考量最後犧牲的總是無辜人民,泰國與英國簽署的《英暹曼谷條約》是泰政府統治北大年國的關鍵,19世紀時期,英國繼殖民統治印度、佔領新加坡後,繼續對南亞的侵略行動,並為了瓜分馬來半島的區域資源與泰國合謀,忽略位於泰南的馬來穆斯林曾經對英國殖民政府表示強烈的「北大年國獨立」請求,剝奪了馬來穆斯林的政治自治權,也促成泰國政府支配馬來人直到現在,累積了龐大的不滿,成為地區動亂的禍源之一。
「馬來穆斯林是恐怖分子」是一種歧視
「郊區一點的地方,天天都還可以聽見槍響或者是爆炸聲」Daranee的話反映了泰南的現實狀況。不過,這並不是新聞媒體描述下,被與穆斯林劃上等號的「恐怖攻擊」,這些動亂發生的原因相當複雜,而肇事者並非都是北大年府的革命組織。
Daranee分析這些原因,由於馬來穆斯林是泰人眼中的次等公民,沒人在乎穆斯林的死活,他舉了一個經營書店時遇到的實際例子,一次,警方以為店鋪的經營者是馬來人(「Buku」是馬來語發音),到書店裡進行「無理由」的搜查,經過訊問,知道Anticha的泰人以及大學教師身份後,不僅趕忙離開,事件過後,高層還特地來電向Anticha道歉,Anticha說,這是泰人才有的待遇。
連帶的,對於發生在這些缺乏關注的穆斯林身上的各類事件,警方也沒有動力多做調查,一般性的民眾鬥毆事件經常被描述成是跟「恐怖攻擊」有關而簡單帶過。此外「錢」也是一個因素,Anticha提到,軍隊每年都收取來自政府用於平亂的預算,若沒有動亂事件,就形同沒有預算,因此,軍隊對於「平亂」沒有太大的興趣,甚至成為「製造動亂」的誘因。加上去年(2014)實施戒嚴到現在的《臨時憲法》第44條都給予軍隊相當高的權利,讓軍隊可以下令阻止、鎮壓任何威脅公共和平秩序或者國家安全的行為,使得全國仍然處在軍隊的掌控之下,在泰南的軍隊也常有濫權行為。總和了各種原因,導當地的治安相當差,動亂與攻擊因此持續的惡性循環著。
對許多泰北的居民而言,泰南因為動亂頻傳,平常根本不會有人去,就像兩個世界。如果在曼谷遇到來自泰南的人,人們總會開玩笑說「你是不是恐怖份子?」、「你身上是不是有槍?」、「你有帶炸彈嗎?」Anticha生動地為我重現了這些「玩笑」,他說泰南的穆斯林被污名化,這些玩笑都是「歧視」。
先是人權,然後偷渡性別與同志
與當地穆斯林在書店中進行焦點團體等活動。(圖片來源:Buku Books & More)與當地穆斯林在書店中進行焦點團體等活動。(圖片來源:Buku Books & More)「你如果來北大年,你會看到路上很多T。」講起穆斯林同志,Anticha神色欣然,他拿出手機找了一張照片給我看,那是一張一群人在踢足球的照片,他指其中穿著球衣、球褲,短髮,體格健壯黝黑的兩個人,說他們就是當地的T。Anticha說,穆斯林對於女性的規範是很嚴格的,可是酷兒總有自己的一套應對策略,不願意穿傳統服飾的T會說「我會穿,我總有一天會穿,只是不是現在」或者以「只有我的神可以審判我的罪」來反駁其他人因為穿著對他們信仰的質疑。
北大年的穆斯林同志並不特別少,可是,資源很少。2013年,Daranee受Anticha學校同事的邀請,到學校中進行一次針對LGBTI社群與概念的演講,當時來了一百多位學生,他們不難意識到,不僅是校園外,校園內也存在這樣的需求,於是在同一年成立了BKC這個非營利組織,以每個月一到兩次的焦點團體、每年兩次的大型工作坊來推動各類人權與性別議題,此外,也不定期地放映電影以及籌辦讀書會。到目前為止,Anticha說,這些活動都還是要以人權為最主要的軸線,先滿足了穆斯林(尤其是男性)對崇高信念的追尋,再偷渡少數的性別議題,試著談論性別、性慾特質與同志議題,也跟其他地區的書店或者機構合作,辦各種議題性的座談。
BKC的共同創辦人,來自泰國的Anticha Sangchai和 Daranee Thongsiri。(圖片來源:Anticha Sangchai)BKC的共同創辦人,來自泰國的Anticha Sangchai和 Daranee Thongsiri。(圖片來源:Anticha Sangchai)
也許是因為兩人以「出櫃同志伴侶」的身份在經營書店,Anticha與Daranee接觸到的同志非常多,雖然他們沒有計算實際的數字,多數穆斯林同志會來店裡與他們「聊天」,聊著聊著就把自己在穆斯林家庭中面臨的困境給說出來。這樣上門來聊天的人之中,也有一部分是同志的家人,Daranee說,一次有個穆斯林女孩到書店裡,向兩人訴說自己如何在發現親妹妹是同性戀之後,拆散妹妹與女友的過程,以及他在妹妹失戀後自己卻感到相當愧疚,「Buku Books & More」的存在,提供了一個安全的空間,讓穆斯林在傳統信仰價值體下,還能找到表述自己性傾向的方式。
階級、性傾向,穆斯林同志的難題
Anticha說,現在泰南的居民面臨許多問題,其一是制度方面,當地的馬來穆斯林最希望的是能夠擁有自己的伊斯蘭律法系統、上自己的學校、擺脫泰國政府的資源支配。其二是經濟方面,穆斯林社群中,存在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中產階級的穆斯林在當地開餐廳、蓋清真寺、蓋學校,宗教領袖握有絕對權力,而這些特權又透過世襲制度代代相傳,鞏固穆斯林內部的階級結構。
這當中,穆斯林同志面對的問題又相對複雜,在國家層次,馬來穆斯林是次等公民,經歷長期分離動造成的動亂,同時還受到恐怖份子的污名與歧視;在性傾向層次,「馬來穆斯林同志」又遭受到來自穆斯林社群的第二重歧視,以及,面臨來自家庭的壓力,傳統穆斯林家庭認為,婚姻是由父兄決定,而非個人選擇,受不了家庭婚配壓力的同志,只好離家逃到其他區域謀生。
我好奇,問Anticha這個書店有沒有什麼未來的規劃,Anticha說,會維持書店的經營至少到馬來穆斯林爭取到他們自己的律法、教育、語言,爭取到「北大年國」自治獨立的那一天,他們的工作也才能夠告一段落。目前,書店的工作還是得做,組織工作還是需要運行,下個月,書店會播放「This kind of love」,那是一個關於緬甸運動人士的故事。





0 ความคิดเห็น:

Post a Comment

 

สมัครร่วมกิจกรรมฟรี

รับสมัครเข้าร่วมกิจกรรม
หัวข้อ: ความรู้เบื้องต้นเกี่ยวกับเพศวิถีและความหลากหลายทางเพศ

วันอาทิตย์ที่ 21 กุมภาพันธ์ 2559
ณ ร้านหนังสือบูคู จ.ปัตตานี

รับจำนวนจำกัด
ดูรายละเอียดและสมัครร่วมกิจกรรมฟรี


Popular

Blog Archive

About

Buku’s Gender, Sexuality and Human Rights Classroom (Buku Classroom) works to realize gender, sexuality, human rights and social justice in deep southern provinces, Thailand.----- ห้องเรียนเพศวิถีและสิทธิมนุษยชน ร้านหนังสือบูคู หรือห้องเรียนบูคู (Buku Classroom) มุ่งสร้างความตระหนักและพื้นที่ปลอดภัยในการแลกเปลี่ยนเรียนรู้เรื่องเพศวิถี ความหลากหลายทางเพศ สิทธิมนุษยชน และความเป็นธรรมทางสังคมในสามจังหวัดชายแดนภาคใต้

Translate